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,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

以后再说X
图片名

全国服务热线:13906668667

新闻中心 NEWS CENTER

扬州蜡烛成紧俏货,本地蜡烛生产商多已停产,供应困难

分类: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:2022-01-10 9864次浏览

李红怎也想不到,消失在日常生活中的烛光,竟成了“抢手货”。电力被限制使用后,李红...

李红怎也想不到,消失在日常生活中的烛光,竟成了“抢手货”。

电力被限制使用后,李红住在黑龙江省西南部一个村庄,目前已有3次停电,一日两夜无眠。

由于疫情在家上课的孩子们,没有WiFi信号,只能等着观看课程回放;担心待产母羊无法按时吃上锄头,李红只能提前将青草用WiFi覆盖。

晚上,一家老小借着微光在户外吃东西,上初中的孩子戴着头灯写作业。就凭手机的最后一点电,李红勉强地洗完了餐具。

幸运的是,村子并没有完全进入夜晚,昏黄的太阳能路灯成了村子里的亮光。

东北部三省被迫拉闸限电。

想着点一支蜡烛来点灯,李红发现生命中的蜡烛这个东西似乎早已消失了好久。次日清晨,她赶到村子里的食杂店准备买些蜡烛,没想到原本并不多的库存已经卖光了。

不过,我省黑龙江许多蜡烛生产企业和蜡烛机设备厂家,由于市场需求量越来越小,加上亏损严重,近年来纷纷停产。

蜡烛需求突飞猛进,让早已停产的蜡烛厂老板也爱莫能助。面临着老顾客“是否能多点蜡烛”的询问,赵前程只能一一回绝。

烛光已成为“抢手货”

赵前程没有料到,他的职业生涯将迎来第二个春天——一个无法捉摸的春天。

赵前程是一家蜡烛厂的老板,他的工厂坐落在一座黑龙江省的小县城里,从成立到现在将近30年了。三十年来,蜡烛的使用越来越少,赵前程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制作的蜡烛变成了“落日产业”。还继续经营亏损,最后不得不停产。三年前,赵前程停产后,他把工厂可以出售的机器设备全部卖掉。

赵前程说:“一般不停电,也不用蜡烛,制作的蜡烛就没有销路。”赵前程说。近日,由于省内黑龙江多个地区出现断电现象,蜡烛一时供不应求,许久没有客户来电,突然间成了热线,问他是否还会继续生产蜡烛。

此情此景让赵前程觉得仿佛回到了曾经生意红火的时刻。但是因为制造蜡烛的机器早就卖掉了,他也转行了,只能礼貌地拒绝。

不止赵前程的停产,记者从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检索到,黑龙江全省多地蜡烛生产企业大多已经停产或注销,甚至连生产蜡烛的设备都已经停产。

一位齐齐哈尔一家蜡烛机设备制造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黑龙江省目前生产蜡烛机设备的企业几乎全部停产,如果想买蜡烛机生产设备,只能从省外采购。烛光制作公司也不多,想在当地购买一支蜡烛是困难的。

就像这个蜡烛机生产企业的负责人说的,现在想在实体店里买一根蜡烛,真的不太容易。

尽管电力还没有断电,但是哈尔滨市民张洋住的小区里,也准备了一些蜡烛,以备急用。在走访了自己附近的一家超市之后,张洋却一根蜡烛也没有得到。有些超市老板想从进货渠道买蜡烛,都被告知缺货。无能为力,张洋只好在网上买了20支蜡烛。

1月28日,因多地限电,蜡烛生产商表示,订货量猛增十倍以上,客户大多来自东三省。

一位网店老板告诉记者,近日来购买蜡烛的顾客猛然增加,多半会购买3包30支蜡烛,原本在省内有货,但现在已全部卖光,只能从浙江发货。

如回到童年一样。

过去,李红所在的村庄电工会提前向村支部通报电讯,但是这一次,李红一家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,在晚餐时,李红一家遭遇了次停电。随后,电工解释道,可能是线路故障。但是第二天又断电了,电工也说不出原因是什么。

今年49岁的李红自出生以来,一直居住在黑龙江省这个西南部的小山村。小时候,断电是一件很平常的事,每个家庭都准备了蜡烛、手电筒和其他照明器材。近几年来,断电越来越少,偶尔一次也只有几个小时,对生活没有什么影响。

突如其来的停电,打破了村民原本已经习以为常的生活秩序。

在过去的正常用电中,村里统一为村民提供自来水,每一小时供水一小时。接二连三的没有通知的断电,原来的早中、晚三次的统一供水,变成了用电时的“急用”。电锅子、电磁炉等家用电器必须停止使用时,只能用柴火做饭。

就像回到童年时代一样,李红感言。

李红家里也有100多只羊,本来吃草并没有太大问题,但十几只待产的母羊,都要人工饲养。尽管只吃两顿草,却需要一小时的时间。电力中断,剪草机不能使用,李红和丈夫只能提前,趁有电的时候准备好草料。

这次疫情在黑龙江还在蔓延,李红的儿子还在上课,限电同样影响着孩子的学习。WiFi用不了,儿子只能在打电话的时候看视频回放;晚上写作业的时候,还要戴着头灯照明。

更加令李红担忧的是,大约一个星期后,随着温度的下降,将进入秋收季,如果停电继续下去,今年秋天的收成就会受到影响。

都市失去夜色

在乡村以外,断电的影响也逐渐蔓延到城市生活的细节。

北京时间9月27日晚,哈尔滨市民孙敏次意识到,晚上,这个城市的灯光和颜色都变得非常糟糕。

当天晚上六点多,孙敏和丈夫在回家的路上发现,路两旁的路灯部分打开,部分路灯被关闭。由于行车视线不佳,行驶缓慢,晚点时更堵。道桥上的亮化工程彩灯,也熄灭了,有些标志性的建筑物,由于没有彩灯的照射,显得灰暗。

在哈尔滨市文昌桥上,路灯不亮。(由受访者提供)

在孙敏所单位的工作群中,同事们也在谈论下班回家路上的“新发现”。

住在松北区的杨杰和妻子,近日在“遛狗”时,也发现小区的路灯夜间不亮。

由于小区疫情的爆发,杨杰和妻子正在居家隔离,社区工作人员将每日送餐送餐,生活并没有太大影响。但是因为不能出去遛狗,杨杰和妻子只好把狗从阳台顺下来,用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“遛狗”。

目前还处在疫情爆发中的黑龙江,受到限电后更加“雪上加霜”。

现在除了超市,哈尔滨大部分商场已经采取了下午四点关门的行动。商场里卖化妆品的郑楠楠,按目前的情况估计,至少少赚三分之一。

受疫情影响加上限电后营业时间缩短,更大的损失难以避免。只希望,疫情和限电能够早点过去,重新过上正常的生活。

此前,黑龙江省发改委曾表示,将优先保障疫情防控、居民生活、重点公共设施等涉及公众利益和安全和重要客户用电需求。但是,根据目前电力供需情况,黑龙江省电力的有序用电还将持续一段时间。